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一月,未來與美好是同義詞

作者:連宇寧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1-01-08     瀏覽次數:



一年的時間就這麼流動着過去了。世界好像是毫無準備地進入一個湛藍而悲傷的一月。潔淨乾燥如同柳絮狀的霧氣覆蓋上我的臉龐,這種時候我總是疑心很多生命的未來與過去:一尾一尾肥大鮮豔的錦鯉在冰水裏如何搏殺出寒冷重圍,無跡可尋的大雁能否找到温暖沼澤?池塘邊沉定的玉蘭樹花苞是否能保持絲絨的質感,不在冬日裏凋落成為黎明前的夜鶯。

想了太多萬物有靈,卻不各人才最會在一年的開始與終結間瞻前顧後。

過去的一年也許錯過了很多。我和親人第一次分隔兩地,生出天涼好個秋的鄉愁。我同晤面三日的愛人揮手作別,再次相隔千里,除了淚濕小兒女衣襟再也無法可解。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似乎也屬於微觀生物,無論是病痛還是寂滅都讓我們心有慼慼。我和所有人都被迫赤手空拳直面世界。

但我們決定和未來繼續交手過招,決不罷休。即便是如同京畿向北,下了多時的鵝毛大雪都會停止。“你再不來,我就要下雪了。”從此成為木心先生的假設,我的愛人願意不遠千里迢迢為我送上南方的豔陽,足以融化數度寒冰。未來的一年頭髮上和衣帶角束着春夏秋冬,仍然能結出新鮮欲滴奪人心魄的生命。我毫不懷疑,這一片被疾病肆虐過的土地能夠南風吹木、結出碩果。被叫做春城的昆明遍佈鮮花,花朵被花農細緻地剪下,售賣到整個世界。夏天婦人心靈手巧,泡出梅子色的梅子酒在白瓷杯裏盪漾。陽澄湖的蟹子肥大鮮美,秋日裏清蒸的蟹肉蘸上薑絲醋就清甜異常。還有粽子、糯米糖、芝麻元宵和小蝦米皮紫菜餛飩。

我們的未來,我堅定的相信,如同每一個風調雨順的日子一樣平常。就像中國人常説的俗語:人丁興旺,六畜安寧。

事實上——他們告訴我池塘下方的水冰封在温暖裏,沒有一條鯉魚會死於寒冬。大雁會死去,但雁羣生生不息。所有玉蘭花都會在來年春日重新綻放,香氣濃郁伴隨天鵝絨質地的花瓣,凜然不可犯。

“後來遇到過那麼多人,想對你説卻張不開口。”也許我會説出想念,也許不會。但所有頓首悲嘆總會點觸成雨,蹀躞蹉跎總能找到義無反顧張開的懷抱。我知道,一月,一月,一月。一月,未來與美好是同義詞。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