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敬頌冬綏

作者:劉奕兵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0-12-11     瀏覽次數:



在自然規律的造化下,我們生活的冬日總是黑夜漫長,我們身處的冬季總是寒意侵人。感官替我們定義了冬,可感性卻讓我們去重新定義冬。

初入大學,倏地便迎來了冬天。“一個人生活難免有些困難。尤其在異地,還是在冬天。”難以適應的氣候,已在冰冷窗前呵氣成霜中全數展現。憶及北風呼嘯,家人倚門而望的日子,曾經的冬有着未曾牽掛於心的屬於家的温度;而如今的初遇冬雪,卻也遠非想象的浪漫非凡。“初雪已附地,晚風仍積威”,漫天飛雪中,有人成雙入對地相知温暖,有人一腔孤勇地衝入雪中,而剛剛走出教學樓的自己,驚喜之餘,心中卻有着對這些人的豔羨。當眼底投下一圓形的陰影,舉目之時,映入的是一抹温柔的笑容,身邊是一把傘的遮蔽。當兩個陌生人相遇在同一把傘之下,這一場關乎温度的邂逅,便成了一束光,灑向這漫漫冬夜。而這場初雪,也似乎給予了冬新的定義。

奧維德説,姍姍來遲的樂趣令人愉悦,寒冬臘月我們盼陽光,酷暑盛夏我們覓陰涼。幸運的是,於我,這一束冬日光亮的樂趣,並非姍姍來遲,而是,不期而至。也正因如此,在對冬的定義中,一種難言的情感也改變着我對冬的感性理解。

我愛冬日裏的暖陽,就如同我愛黑暗中的光亮,它們給予人嘴角上揚的力量。雖説動物冬眠,樹葉凋敗,異地之冬,陌生又寥落,彷彿一切都隱在漫長的影子中。可一次室友的生日同慶,當一屋子異鄉人共同沐浴於一夕蠟燭的跳躍火光中時,我瞬間感受到往昔與當下交織在一種似曾相識的温暖光亮中。這也是一場温暖的邂逅。雖然冬不免會被定義得有些冷漠,可感官上的定義並不能代表什麼,就如同天氣預報中説今年有個冷冬,可在這光亮裏,善良與善良相遇,温暖和温暖並存,全身湧動的未名之物,已給了冬新的註解。

四季輪迴,它們各有各的來意,各有各的韻味。寒風中我們害怕跌落,暗夜中我們焦慮生活,其實可怕的並非冬日寒冷,而是季候中心靈的冬日。陌生的善良,帶來的不僅是一刻的幫助,更是漫漫冬日中能夠照進生命的一束光亮。人們常言冬天寒地凍,不近人情,可它卻封凍住光亮的記憶,並完整地照亮生命的每一個冬日,清晰可見,光彩奪目。

人們害怕寒冷,害怕黑夜,害怕孤獨,總在忙忙碌碌地追求什麼,可所求也不過是漫漫冬日的一絲温暖,一抹光亮,一份温情。而温度、亮度,這些不帶有具象色彩的詞語,卻丈量出不同人在同一個冬季中不同的冬天。

謝謝曾照亮我的人們啊,感乎於嚴冬,動乎於温情,歲末將至,敬頌冬綏!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