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 : 首頁» 華電記事» 華電故事

華電記憶之在教學科研與管理崗位上的王仁洲(二)

作者:丁清     供稿單位:華電記憶5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0-12-10     瀏覽次數:

1985年,他結束了在國外的學習,回到學校。

首先面臨的是繼續留在教研室教書,還是去教務處任副處長的選擇。他很自信:認為去學校從事教學管理,不是沒有能力,但如果能再多搞幾年教學,搞出點名堂再走會好些。王加璇院長沒有給他時間,這年的3月,他走上教務處副處長的工作崗位,沈有昌時任教務處處長。9月,沈有昌提升為副院長後,王仁洲被任命為教務處處長。

當年,在國內部分高校開始恢復學分制的大環境下、在我校進行了幾年學生按成績分為ABC班等教育改革的基礎上,再加上學校部分在海外求學教師的迴歸,校內不少教師對學分制實施的呼籲也在日漸強烈。當時,曾聞問還就此用調侃的口吻問過院長王加璇:“你説,現在高校恢復學分制,究竟算是創新?還是復舊?”王加璇有點苦笑地作答:“你管他什麼名義?有助於學生培養就好。”於是,學校審時度勢、水到渠成,積極決策了這個重大的選擇:在我校開始實施學分制。而主抓教學管理的王仁洲,無疑將為此項工作的推動,去具體制定和實施許多細則與措施。

學分制在歐美國家實行多年,經過100多年的發展,我國高校率先由北京大學試行。

學分制是與學年制對應的教學管理制度。學年制,以學年為計量單位,衡量學生學業完成情況的教學管理制度。

學分制,則是把規定的畢業最低總學分,作為衡量學生學習量和畢業標準的一種教學管理制度。學分制的好處在於充分體現了“以人為本”的教育思想,尊重學生選課、選教師、選修學計劃的自由,有利於培養學生的個性,充分發揮各自的潛能。但對初入大學的新生,如何選擇合適的課程,是個挑戰。

在學分制教學體制下,學校就像一個教育大超市,裏面的“課程商品”琳琅滿目,學生是顧客,是上帝。上什麼課,自己選;想聽哪位老師的課,自己挑;什麼時候上課和做實驗,自己定。顛覆了傳統的應試教學,讓學生實現選我所愛,愛我所選。優秀學生可以用短時間修習完本科課程,提前進入研究性學習和個性化學習階段;學習能力稍差的學生,則可以利用相對長的時間打牢基礎,具備一定的就業能力之後,再走向社會就業。

當然,這是理想化的狀態,具體的實施,會碰到許多的實際問題。因此,在王仁洲組織實施學分制改革的研討大會上,有的老師當場提出反對意見:“我們學習蘇聯的學年制,已經形成了成熟的機制,也培養了大批人才,為什麼要改?”王仁洲沒有放棄,他認真詳盡地對大家解釋了實施學分制的重要目的在於:鼓勵優秀學生努力學習,提前畢業,節約教育成本……

最終,我校成為較早改變學年制的高校,至今沿用着學分制的培養模式。

接着,在深化教學改革中,他組織各專業在進行教學文件建設的基礎上,總結歷年來教學管理經驗,結合學校實際,學習國外教學管理之長,配合重點課程建設,完成了“一類課程”的評定。對全院課程建設與教學改革,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。

此外,他主持出版了《華北電力學院教學一覽》,使之成為教學管理及學籍管理的依據。

還有,他積極協助院領導,主持了職稱改革工作,完成了12個系列、近千人次技術人員的職稱評審及聘任工作,順利完成副教授審定權下放的試點工作。

在組織了優秀教學成果評審工作後,他積極組織各系參加河北省優秀教學成果評獎活動,積極組織廣大教師參與學院改革及教學改革思路的討論。

王仁洲原則性較強,無論在教學管理、還是在職稱評定中,都有充分體現。無論面對誰的條子和麪子,他都堅持一個態度:既然我在這個崗位上,就應該承擔起責任。

王仁洲還很能吃苦,性格堅韌,這點突出地表現在他的科研工作上。

他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“二軸勵磁同步發電機勵磁及穩定控制”“三峽工程項目”“馬頭電廠3號勵磁系統改造及研製新型微機勵磁調節器”等研究成果,在《中國電機工程學報》《華北電力學院學報》上,陸續發表了《考慮系統非線性發電機最優勵磁控制》《非線性通過移相器控制提高電力系統暫態穩定性》《多級電力系統穩定的綜合最佳控制》《二軸勵磁同步發電機的政策運行解析及拐點研究》《三峽電力系統發電機參數辨識優化勵磁及調整控制研究》等論文,並多次在中國電機工程年會及英國VPEC年會上發表論文。還公開發表了諸如《加強重點課程建設  提高本科教學質量》《更新觀念調整方案  積極培育工程碩士》等有關教學管理的論文。

就他的研究成果,楊以涵教授評價:找到了二軸機的各種Lyapunov函數(裏雅普諾夫函數是研究控制系統穩定性的重要工具),為發展二軸機的穩定控制問題打下基礎……我認為,在二軸系統中及用Lyapunov法進行穩定評價領域內,王仁洲同志已經取得了國內領先地位。

原總工王平澤評價:用網流直流法計算電力系統潮流,可適用於在線安全校核,有實用價值。王仁洲的文章提出於1981年,5年來在線安全校核更被廣泛重視,而核心問題依是快速潮流計算。因此,本文選題至今更有意義。

石永海則認為:“二週勵磁同步發電機勵磁及穩定控制”課題,是對當今世界解決安全供電、對龐大電力系統進行有效穩定控制的新課題。

劉國慶的觀點是:“電力系統環路導納矩陣的形成”,解決了電環路阻抗矩陣求遞形成環路導納矩陣,並追加支路對電力系統安全分析計算的要求很適應,方法選用得當,為在線快速計算奠定基礎。

從鄉村走來,一向以勞動為榮的王仁洲,對黨飽含着樸素的情感。他早在1958年就向黨組織遞交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,1973年他又第二次申請。1987年9月20日,他結束了一年的預備期,光榮地在黨旗前舉起了拳頭宣誓。他在轉正申請中,洋洋灑灑地寫下了長達九頁感受,記錄了一生追求入黨的心路歷程。

退休後的王仁洲,對現在的生活特別滿足。他覺得:我這一生能夠從事非常喜歡的教育工作,很開心,其他職業都不如當老師。我這一輩子工作不錯,評了教授、當了副院長,實現了對人生的追求。而且國家對我們這一代不薄,我有個幸福的家庭,兩個女兒都很懂事,妻子也很照顧我,小女兒在身邊,在國外生活的大女兒幾乎每年回來看望我們。如今這樣衣食無憂的生活,我很知足了。近幾年,幾次回家鄉看望過去的同學,更對自己青年時代的選擇感到滿意。

對如今這套地處方莊、1994年搬進來的95平米居室,他很感激:當時,我們趕上了應該是國家最後一批福利性質分房,學校無論在保定還是和北京的老教師們,加上工齡與教齡的計算,所花費的費用都還是可接受的。

人啊!經歷過艱苦的生活,對物質的要求,就不會沒有底線。

當然,對學校今天的發展,他也一直在深切地關注着:一個學校,要想培養合格的人才,不能培養死讀書的書呆子。尤其是我們學校。要讓學生結合專業,去動手搞些科研項目,要關注前沿科學發展,學會踏着前人的腳步,去開拓新的代表科學技術的領域。因此,學生應該刻苦學習,打好基礎,你基礎打得越紮實,以後才能有好的發展前景。

一位執着的有個性的知識分子,你把他放在教學崗位,放在學校的領導崗位,他都會選擇堅持原則、堅守信念的工作作風,他一定也會衝破各種阻力,去實現理想化的工作目標。

王仁洲,用他童年時代綴滿勞動的求學經歷,用他青年時期鍥而不捨的學習奮鬥,用他在華電一生辛勤的教學、科研和管理,再加上一份聰慧和信念,向我們講述了一個精彩奮鬥的人生故事。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